近来,部分地方城投平台非标产品违约,再次搅动了逐步回暖的城投债市场。其中一单非标违约来自政府负债率较低、城投平台整体负债规模不高的区域,成为当地首例城投公司非标债务违约。

  有业内人士表示,从高频的二级市场换手率来看,目前市场对低评级城投债投资仍在博短期交易行情,对城投平台的长期基本面并不看好。而明年即将来临的非标和城投债集中到期高峰,也将给市场带来一定压力。

  自年中一系列疏通融资渠道的政策发布以来,城投债一级发行市场开始回暖,城投债也走出一波行情,利差明显收窄。

  从近期情况来看,一级市场回暖态势仍在持续。中诚信国际统计显示,今年11月共新发行城投债240只,规模合计2042.3亿元,环比回升8.2%。

  与此同时,二级市场交易也继续保持活跃。11月城投债二级市场现券交易规模6802.55亿元,较10月环比回升2180.45亿元,在信用债交易规模中占比约为43.76%。

  从配置盘来看,不少银行理财资金配置了城投债。除了缺资产的被动因素,“银行理财配置城投债的原因在于,地方政府财政存款招标的时候也会考虑银行对于地方的支持力度。现在银行贷款受限制了,就会通过买城投债的形式来支持。”招商证券固定收益分析师李豫泽对记者表示。

  但是,近期出现的个别城投非标资产违约,暴露出了城投平台的隐藏风险,使得市场研判逻辑或发生变化。“之前分析债券是否违约,基本从财务报表来进行判断,但里面隐含了很多非标资产,是无法看清的。资管新规又导致非标准化负债无法滚动,平台很有可能因为借不到过桥资金,而无法兑付即将到期的债务,从而引发违约。”李豫泽表示,因此,对于一些较低评级的城投债,理财资金会更看重账户的现金流。

  可以看到,今年市场风险偏好明显降低,发行债券评级也在不断向高等级靠拢。AAA等级城投债的发行占比,从去年的30%左右上升至今年前10月的46%。相较之下,AA等级的城投债则明显“遇冷”,发行占比从去年的36%左右降低至今年前10月的19%。

  据招商证券测算,2019年非标到期总量将攀升至6万亿元,远超今年到期量。李豫泽认为,信用风险滋生的路径已经不局限在公募债,大量非标的到期极易触发“交叉效应”,即风险爆发路径可能会从非标到公募债,再到贷款。

  城投债在2019年将继续面临集中到期高峰。据中金公司统计,2019年城投债到期量是所有行业中最高的,按Wind行业口径统计约为1.51万亿元,且还将有5730亿元城投债面临回售,合计总量达2.09万亿元,占2019年全部信用债到期回售总量的32%。

  不过,值得注意的是,“每年应还金额的增速趋势是趋缓的。”中诚信证评公共融资部评级总监王钧表示,“今年地方平台大部分的到期债务其实是借新还旧,也就是滚债,所以从2016年到现在的净融资规模在不断压缩,这个市场实际上在控制总量和增量。”

  王钧认为,未来需要关注城投平台公司两个方面的风险。“第一是平台地位下降以后所带来的资产再剥离风险,第二是未来自身的一些造血功能的培养,以及经营型项目产生的现金流能否保证偿本付息。”

  ①凡本站注明稿件来源为:中国高新技术产业导报、中国高新网、中高新传媒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版权均属本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被授权人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中国高新网、中高新传媒或者中国高新技术产业导报”。违反上述声明者 ,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东京时时彩娱乐平台

  ② 任何单位或个人认为本网站或本网站链接内容可能涉嫌侵犯其合法权益,应该及时向本网站书面反馈,并提供身份证明,权属证明及详细侵权情况证明,本网站在收到上述文件后,将会尽快移除被控侵权的内容或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