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了《关于加强金融服务民营企业的若干意见》(简称《意见》)。《意见》全文分为五个部分,共18条内容。

  去年11月1日的民营企业座谈会上,习总书记提出,“为民营企业打造公平竞争环境”。而民营企业最重视的环境要素是什么呢?曾有企业家表示,民营企业最想要的就是一个公平待遇——融资和竞争环境上的公平待遇。

  此次《意见》的印发,就是在“塑造公平的融资环境”上迈出重要的一步。特别值得注意的是,在《意见》的第一条“指导思想”中,就明文指出,要“毫不动摇地鼓励、支持、引导非公有制经济发展,平等对待各类所有制企业,有效缓解民营企业融资难融资贵问题,增强微观主体活力,充分发挥民营企业对经济增长和创造就业的重要支撑作用,促进经济社会平稳健康发展”。

  《意见》基本原则中的第一项就是“公平公正”。其中明文指出“坚持对各类所有制经济一视同仁,消除对民营经济的各种隐性壁垒”以及“保证各类所有制经济依法公平参与市场竞争”。

  《意见》主要目标中明确,要“实现各类所有制企业在融资方面得到平等待遇”。

  在具体的内容项中,更是力争将该思想切实落地,如“贷款审批中不得对民营企业设置歧视性要求,同等条件下民营企业与国有企业贷款利率和贷款条件保持一致”等。

  习总书记在民营企业座谈会上指出,“要扩大金融市场准入,拓宽民营企业融资途径,发挥民营银行、小额贷款公司、风险投资、股权和债券等融资渠道作用”。

  此次《意见》全文中,有六分之一是围绕拓宽民营企业融资途径。拓宽融资途径,不仅要扩大间接融资供给,还要大力发展直接融资,同时支持金融机构通过资本市场补充资本。

  在扩大民营企业间接融资方面,完善普惠金融定向降准政策一以贯之。去年10月,央行明确表示,定向降准可以增强内生经济增长动力,推动实体经济健康发展。去年全年,央行进行四次定向降准,合计净释放2.3万亿元流动性。今年1月份,央行再次释放长期资金约8000亿元。同时,央行开展2018年度普惠金融定向降准动态考核。在政策激励下,与去年相比,更多金融机构达到普惠金融定向降准标准。水龙头已经打开,货币“蓄水池”已经就位。完善普惠金融定向降准政策,能够让“池中水”更精准地“滴灌”到小微和民营企业。

  在扩大民营企业直接融资方面,民营企业债大有可为。早在去年,中国人民银行研究局局长徐忠就曾表示,以债券市场作为关键突破口,有望带动民营企业整体融资恢复。根据Wind数据,截至2019年2月15日,小微企业债券余额为6020亿元,同比增加52.3%,有效地为民营企业“输血”。本次《意见》明确指出,要支持民营企业债券发行,鼓励金融机构加大民营企业债券投资力度。

  在支持金融机构通过资本市场补充资本方面,《意见》明确,要加快商业银行资本补充债券工具创新。2019年1月17日,中国银行获批发行不超过400亿元无固定期限资本债券,这也是商业银行首单无固定期限资本债券。银保监会表示,该类债券的发行,有利于进一步充实资本,扩大信贷投放空间,提升风险抵御能力。

  中国人民银行行长易纲早在去年就一针见血地指出,“我国金融服务对民营企业,特别是对中小微企业‘包容性’不足,存在体制、机制上的缺陷。”因此,从完善体制机制入手,推动形成对民营企业“敢贷、能贷、愿贷”的信贷文化十分必要。

  《意见》的亮点之一就在于,明确落地了建立“敢贷、愿贷、能贷”长效机制的方向和细节,如“设立内部问责申诉通道,为尽职免责提供机制保障”等。

  “敢贷”,就是要求银行业金融机构建立尽职免责、纠错容错机制。如果贷款出现了风险和损失,只要信贷人员、管理人员尽职履责,应该给予免责。在《意见》中明确,要设立内部问责申诉通道,为尽职免责提供机制保障。

  “能贷”,就是要求银行业金融机构信贷资源向民营企业倾斜,将一定比例的贷款额度指定分给民营企业。去年,银保监会公开表示,拟对民营企业金融服务提出“一二五”的政策目标,即在新增的公司类贷款中,大型银行对民营企业的贷款不低于1/3,中小型银行不低于2/3,争取三年以后,银行业对民营企业的贷款占新增公司类贷款的比例不低于50%。在此次的《意见》中,也提出“制定民营企业服务年度目标”等政策。

  “愿贷”,就是重新审视、梳理和修订原有考核激励机制,使从事民营企业业务的员工所付出的精力、所承担的责任与所享受的考核激励相匹配。在《意见》中提出,对服务民营企业的分支机构和相关人员,重点对其服务企业数量、信贷质量进行综合考核。

  从去年年中以来,“股权质押”被频繁提及。在面临股权质押风险的企业中,民营企业占大多数。以深圳的数据为例,从去年年中股权质押风险引起业内注意到去年9月底,208家存在股权质押情况的深圳上市企业中,有187家是民营企业。

  为了控制风险,去年10月,中国证券业协会组织了11家证券公司作为联合发起人,设立255亿规模的“证券行业支持民营企业发展资产管理计划”。

  针对面对“股权质押风险”的民营企业,《意见》提出,“加快实施民营企业债券融资支持工具和证券行业支持民营企业发展集合资产管理计划”,变相肯定了资产管理计划对化解民企股权质押风险的作用。

  “当前融资难融资贵等问题仍然突出,再拖欠账款就有可能成为压倒民营企业中小企业的最后一根稻草”,李克强总理说。

  2018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出,“政府要信守承诺,决不能‘新官不理旧账’”。

  去年11月9日召开的国务院常务会上提出,为清理政府部门和国有大企业拖欠民营企业账款,决定开展专项清欠行动。该会议还提出,凡有此类问题的都要建立台账,对欠款“限时清零”。严重拖欠的要列入失信“黑名单”,严厉惩戒问责。对地方、部门拖欠不还的,中央财政要采取扣转其在国库存款或相应减少转移支付等措施清欠。

  截至今年1月底,目前全国政府部门、东京时时彩娱乐平台大型国有企业已清偿账款1600多亿元。李克强在1月30日的国务院常务会议上明确要求,对于中央企业对民营企业的逾期债务,年底前要做到“零拖欠”。

  在此次印发的《意见》中,更是明确提出要“确保民营企业有明确获得感”,要求政府部门、大型国有企业特别是中央企业要做重合同、守信用的表率,认真组织清欠,依法依规及时支付各类应付未付账款。并且强调,要严防新增拖欠,切实维护民营企业合法权益。